首页 > 上市法务 > 正文

没有IPO的日子里 企业PE券商难熬
2012-12-22 12:42:11   来源:经济观察报   评论:0 点击:

  陈旭 胡中彬

  今年国庆节后,于洪发再也没有来过北京。这位山东玲珑轮胎公司的董秘,现在感觉自己不像一家拟上市公司的董秘了。这家公司的上市审核仍处于停滞状态。预审员只是说,有事儿会通知他。

  三个月前,浙江世宝获得发行批文,此后,A股市场进入了一段没有IPO的日子。从9月底至今,等待审核的企业增加到809家。如果按照A股市场2012年1018亿元的募资量计算,需要将近5年时间才能被市场消化——这是中国证券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IPO暂停。

  于洪发说,发行期拖长已经影响到公司的发展节奏。而对于更多的待上市企业而言,长期等待下开始有企业出现问题,一些企业萌生退意。

  这一切,缘于中国证监会力推的发行市场化改革遭遇股市的糟糕表现。面对企业的煎熬,证监会发审条线的官员们有点儿急。11月上旬,证监会副主席姚刚在浙江召集数十名国内券商高管,希望大家对IPO堰塞湖现象提出建议。一位地方证监局的官员最近遇到了很多企业咨询者,该官员不知如何作答,只能告诉企业先等一等,对关系好的老朋友,他会加上一句:“说不定明年发行制度会改革。”

  难熬的企业

  除了每个月给山东证监局二处相关领导发条短信外,于洪发的工作和平常已经没什么差别了。12月19日,于洪发向公司各部门下发了通知,要求各部门做好年报的准备工作。3天前,证监会副主席姚刚表示,当前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切实落实以信息披露为中心的监管理念,提高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质量,依法严厉打击虚假披露、恶意造假、欺诈上市等严重欺诈投资者合法权益的违规行为。

  于洪发知道玲珑轮胎的财务状况没有问题,“我们规模大,抗风险能力强”。但在前几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战略投资者们还是反复说明了他们的担忧:“我们投资的其他一些上市项目因为业绩下滑严重,已经准备撤材料了,你们情况到底怎么样?”

  于洪发反复向战略投资者们说明,公司一切如常,经营业绩稳步上升,最关键的是,公司常年聘请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做年报审计。“上市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阶段性任务,虽然现在审核流程拖长会影响企业发展,但是目前我们募投项目已经是利用自筹资金在建设中。”于洪发说,利用银行融资会改变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会影响到上市审核进程。

  并不是每家企业都像玲珑轮胎一样充满信心。北京一家拟上市公司的高管们,最近约见了一群买方人士,希望了解他们可能的报价区间,顺便向买方们介绍自己的公司。基金经理们并没有让公司高管们有太多的说话机会,他们反复地询问公司高管:“你们什么时候拿发行批文?”在得到了公司方面“还不知道”的答复后,大部分基金经理拂袖而去。“我们心里特别没底,因为我们公司可能要调整策略,当时一些计划都是为了应对上市而设计的,时至今日,可能一些已经不合时宜,需要作出调整,这样的话,就可能需要修改材料,这会让上市进程进一步延长。”

  上海永宣创投总裁冯涛介绍说,业绩不好的行业第一是出口依赖型的,第二是劳动密集的产业,第三是环境不友好型的企业,这两年都过得不好,有的甚至过不下去了。IPO的暂停无疑是雪上加霜。此外,审核期延长的影响并不仅仅局限于业绩,北京拟上市公司谱尼检测目前的状态是中止审核,公司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在审核期内,公司由于受到举报,主动撤回了材料。“如果一些企业选择撤材料,对我们来说也许是好事儿,排在我们前面的企业会减少。”于洪发说。

  难熬的PE和券商

  在800家拟上市公司中,沉淀着大量的创投资本,如果按照现有的发行节奏,如何实现退出变成了行业难题。

  普华永道中国私募股权基金业务组北方区主管合伙人卓志成看到了IPO退出通道的不畅通,“确实有一些递交了上市申请的企业的业绩出现了调整,一些本来准备今年上市的企业推到了明年上半年,后来又推到了明年下半年。”他介绍说,由于企业等待上市时间过长,需要不断提交新的财务信息。他们在帮助这些企业不停地追加审计。

  PE机构与企业关联方之间往往“潜伏”着一定的“对赌”协议。国内较为普遍的是与实际控制人约定,若企业未能在约定时间内完成上市,即按照一定的收益由实际控制人回购退出。但对于PE机构而言,通过股权回购方式退出往往被认同为投资失败,是收益率最低的退出方式,因此,在PE机构能够从所投企业身上看到明确的上市预期时,基本上不会选择股份回购的方式退出。

  和创业板推出前的数次国内VC、PE界洗牌一样,政策的不确定性也许会再次在创投界掀起行业洗牌的巨浪。

  停发对券商的影响也开始显现,各大券商的投行部门都开始了裁员减薪,其中华泰证券一举裁减投行部门100人,中金公司在投行部门的裁员中,甚至舍弃了以往被视为金饭碗的保荐代表人,更为夸张的是国有券商银河证券,为了保证明年上市前的业绩指标,银河证券开始了规模宏大的计划:经纪业务部门裁员50%,此外,研究部门新调整的考核计划,令研究员们叫苦不迭。“按我们的计算,目前排队的800家企业,2012年年报不达标的项目可能会有10%,如果这些项目被拿掉,可能更多的券商会裁员。”德邦证券一位资深保荐人告诉记者。

  因为项目进展停滞,一些保荐代表人基本处于放假状态。一位大型券商保荐人告诉记者:“我基本上就在家呆着,春节后开始准备补年报吧。”该保荐人告诉记者,最近一些PE机构开始询问他的项目是否有撤材料的可能,如果有企业是否需要再一轮融资,“我这个项目属于受周期性影响较大的,业绩下滑是肯定的,外部机构如果预计我们可能撤材料的话,这时候再投企业,价格相对较低。”

  证监会的焦虑

  史上最大规模的IPO暂停,归因于证监会力推的发行市场化改革遭遇股市的糟糕表现。自郭树清担任证监会主席一职以来,其工作重点始终着力于发行制度改革。无论是4月28日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还是之后对保荐制度的修改,都被市场解读为,“努力将发行市场从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最终为股票注册制发行扫清障碍”。

  从数据层面看,证监会市场化发行改革收到了极大地成效。根据同花顺(13.010,-0.04,-0.31%)iFinD数据统计,2010年,A股的首发市盈率为59.1倍,2011年为45.95倍,而郭树清履新一年后,A股的发行市盈率降至30.1倍。

  郭氏新政推出以来,越来越多的企业与中介机构相信,发行市场化的脚步不会停摆,这极大的激发了企业上市融资的热情。

  但出乎证监会意料的是,股市遭遇了今年罕见的持续低迷表现。这让证监会感到了各方的压力。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告诉记者,外部将股市不振的原因归罪于IPO。众口铄金使监管层再一次选择了行政手段暂停IPO。在这样的情况下,证监会开始了对积压在审企业的疏导。

  面对从未遇到的在审企业大量积压现象,发审条线的官员们着急了。11月上旬,证监会副主席姚刚在浙江召集数十名国内券商高管,希望大家对IPO堰塞湖现象提出建议,并明确表示这些积压在审项目最终会发行。而这些与会的证券公司高管们则希望证监会不要关闭IPO之门,加大发行力度。

  一个月之后的12月20日,证监会发文取消对境内公司赴境外上市的相关指标要求(1999年发布的净资产不少于4亿元,税后利润不少于6000万元等硬指标),放宽境内企业境外发行股票和上市的条件,简化审核程序,提高监管效率。这一举措,被市场视为监管层鼓励企业赴外部市场上市融资。

  在此之前,证监会方面就向市场吹风鼓励企业可先赴新三板上市,然后再转回主板。接受记者采访的企业人士及投行人士对此均热情不高。齐鲁证券一位保荐代表人告诉记者,“说归说,够条件上主板的企业谁也不会听这个建议。”

  目前,投行圈内的消息是,IPO将在明年3月份重启,基本节奏是先放行国有企业。对此,接近证监会的 

相关热词搜索:IPO 企业 PE 券商 上市 证券 风投 私募

上一篇:证监会发行监管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审核工作流程
下一篇:IPO利益内幕大揭秘 律所收费不及投行3%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