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易法务 > 正文

保本理财协议虽无效,收益可参照约定分配
2020-03-01 10:02:43   来源:中国证券法务网   评论:0 点击:

理财委托协议虽然无效,但张某B与刘某A关于收益分配比例的约定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法院可参照该比例对盈余予以分配。
深圳证券律师
刘某A与张某B民间委托理财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2017)京02民终968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某A。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B。
  上诉人刘某A因与被上诉人张某B民间委托理财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2民初1410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9月1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某A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改判驳回张某B的诉讼请求;二、由张某B承担本案一、二审的诉讼费。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1.双方签订的理财委托协议明确约定,该账户投资获利,张某B可获得该账户收益的40%,刘某A可获得该账户收益的60%作为佣金。该条款明确约定刘某A的收益为佣金,即刘某A的劳务所得,一审法院要求刘某A予以返还属于法律适用错误。2.张某B在一审诉讼请求中并未要求刘某A返还佣金,一审法院在认定理财委托协议无效后,却超诉讼请求将刘某A的佣金所得判定返还,法律适用错误。
  张某B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一审判决,驳回刘某A的上诉请求。刘某A第一项上诉请求依据的是本案理财委托协议。在该协议被认定无效的情况下,刘某A提及的有关收益分配的协议条款对双方当事人没有约束力。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刘某A基于无效合同取得的收益应当予以返还。此外,刘某A向张某B返还相关款项的时间应当在理财委托协议到期日2016年3月5日或最后一笔收益取得日2015年6月13日,故刘某A应当自上述日期开始向张某B支付迟延给付的债务利息。
  张某B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刘某A赔偿张某B委托交易亏损729837.86元;2、刘某A支付张某B延迟支付理财亏损金额的违约金(以729837.86元为基数,自2016年3月5日起计算至理财亏损付清之日止,按照每日0.5%计算,暂计算至2016年5月4日的违约金为218951元);3、刘某A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3月5日,张某B与刘某A签订理财委托协议,约定张某B委托刘某A理财,买卖中国境内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之股票,委托金额为110万元,委托期限自2015年3月5日至2016年3月4日。张某B向刘某A提供本人名下之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股东账户,并确保该账户在银行开通银证三方托管业务,刘某A接受张某B委托为张某B进行证券操作。委托期内,张某B需告知刘某A该账户的股东账号及操作密码。刘某A有权修改张某B告知的初始操作密码,以确保操盘细节不外泄。张某B授权刘某A全权负责该账户的操作,刘某A拥有独立操作该账户的权利,张某B不得以任何理由干涉刘某A操作,刘某A不接受张某B的操作指令。委托生效后,张某B不得擅自抽取委托资金,如遇特殊情况需要提取本金,需与刘某A协商,获得刘某A同意后再行提取。如需增加委托资金,双方可对此协议进行变更或签署补充协议。该账户定期结算,在双方约定的结算时间,张某B有权查询该账户信息,刘某A必须将该账户密码恢复为该账户初始密码,以便于张某B查询。结算结果如盈利,张某B必须将该账户超出本金的盈利部分,按照与刘某A约定的比例,将刘某A所得部分及时划转到刘某A指定银行账户。如遇亏损,刘某A则需将亏损金额补足,并将相应金额及时划转张某B指定银行账户。张某B收到该笔资金后,应及时转入该股东账户,以确保账户内本金与张某B初始之投资本金一致。张某B与刘某A约定,该账户投资获利,张某B可获得该账户收益的40%,刘某A则可获得该账户收益的60%作为佣金。该账户投资亏损,刘某A负责将亏损额补足,确保该账户内资金与本协议第一条第2款中张某B委托资金一致。资金补足后,刘某A继续为张某B理财。该账户盈利情况下,张某B应按时支付刘某A佣金,如张某B无法按时支付刘某A佣金,每延迟一天,张某B按照当期佣金金额的1%赔偿刘某A,依此递加。该账户亏损情况下,刘某A应按时支付张某B理财亏损金额,如刘某A无法按时支付张某B理财亏损金额,每延迟一天,刘某A按照当期亏损金额的1%赔偿张某B,依此递加。
  协议履行过程中,张某B提供其妻林澜的股票账户由刘某A进行操作。2015年3月5日,林澜股票账户总资产为367985元。2015年3月10日,张某B向林澜的股票账户转账732200元,账户总资产共计1100185元。
  2015年3月24日,刘某A获得收益164220元。2015年5月12日,刘某A获得收益162540元。2015年6月13日,刘某A获得收益163380元。同时,张某B共获得收益326760元。
  2016年1月25日,张某B基于账户安全的原因,修改了林澜股票账户的密码,且未将修改后的密码告知刘某A。同日,林澜股票账户余额为411868.14元。
  一审法院认为,张某B与刘某A签订的理财委托协议中关于保证本金不受损失的约定,属于保底条款。在证券市场中,投资风险不可避免,绝对只赚不赔的情形不可能存在,也不可能存在恒定的收益率。保证本金不受损失的保底条款通过所谓的意思自治将投资风险完全分配给受托人,严重违背市场经济基本规律和资本市场规则,也有悖于民法的公平原则以及委托合同关系中责任承担的规则,因此上述保底条款应为无效条款。因该保底条款系理财委托协议的核心条款,不能成为相对独立的合同无效部分,故保底条款无效导致理财委托协议整体无效。刘某A关于该协议部分无效的答辩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该院不予采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合同无效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张某B主张若法院最终认定理财委托协议无效,则刘某A应当返还盈利所得490140元。关于理财委托协议的履行截止时间,张某B主张为2016年3月4日,刘某A则主张为2015年11月23日。根据理财委托协议的约定,委托期内,张某B应告知刘某A林澜股票账号及操作密码,刘某A拥有独立操作该账户的权利,张某B不得以任何理由干涉。而张某B于2016年1月25日单方修改了林澜股票账户的密码,且并未将修改后的密码告知刘某A,刘某A此后也未对账户进行操作,由此可见双方实际上已经不再履行理财委托协议。因此,该院认定计算林澜股票账户损益的日期应为2016年1月25日,张某B和刘某A关于截止日期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该院不予采信。经双方共同确认,截至2016年1月25日,林澜股票账户余额为411868.14元,另加张某B的收益326760元和刘某A的收益为490140元,扣除委托金额110万元,最终盈余128768.14元。理财委托协议虽然无效,但张某B与刘某A关于收益分配比例的约定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该院参照该比例对盈余予以分配,其中张某B获得51507.26元,刘某A获得77260.88元。刘某A已得收益490140元,扣除应得收益,差额412879.12元应当返还张某B。对张某B主张的超过该院认定的部分,该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一、刘某A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张某B四十一万二千八百七十九元一角二分;二、驳回张某B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刘某A未按该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中,当事人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张某B与刘某A自愿签订理财委托协议,约定张某B委托刘某A进行理财,买卖中国境内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之股票。双方之间形成民间委托理财合同关系。双方在协议中就“理财盈亏处理办法”约定,该账户投资获利,张某B可获得该账户收益的40%,刘某A可获得该账户收益的60%作为佣金;该账户投资亏损,刘某A负责将亏损额补足,确保该账户内资金与张某B委托资金一致。上述有关保证委托资金的本金不受损失的约定,属于保底条款。双方当事人通过协议约定的方式,将证券投资的风险完全分配给受托人,有悖于公平原则,亦违背市场经济基本规律和资本市场规则。本案理财委托协议应当认定整体无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合同无效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截止到张某B自行修改其托管的股票账户密码当天,该账户的余额加上张某B和刘某A分别取得的收益,再扣除初始委托资金,实际上,张某B委托刘某A操作的股票账户资金并未亏损,尚有盈余。一审法院参照双方当事人有关收益分配比例的约定,对盈余部分的款项进行分配;将张某B在协议履行期间已取得的收益款项,作为刘某A已经偿还的本金予以扣除;将刘某A已取得的收益在扣除其应得的盈余分配款项后,余额部分返还给张某B。一审判决的裁判结果符合我国合同法有关合同被确认无效后的处理原则,并无不当。
  刘某A上诉主张根据理财委托协议中有关盈利处理办法的约定,其已经取得的收益为佣金,属于劳务所得,故不应予以返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无效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效力。在本案理财委托协议被确认无效后,其中有关盈利分配的约定已不具备法律效力,故刘某A的该项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刘某A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493元,由刘某A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七日
 

相关热词搜索:保本理财协议 无效 收益 约定分配

上一篇:中美对待证券内幕交易差距巨大 处罚力度比我国证监会强硬多倍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本站法律顾问

( 联系电话:137—15198—118)
 
        邓杰,法律硕士、前政府公职律师、深圳市人民政府听证员、深圳市政府采购评审专家(法律类)、计算机信息网络安全员,较为熟悉IPO及上市公司相关法律实务。